当前位置:somail.cn国学红楼梦中袭人背叛贾母选择王夫人的原因是什么?
红楼梦中袭人背叛贾母选择王夫人的原因是什么?
2022-06-29

袭人全名“花袭人”,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二位,宝玉房里大丫鬟之首。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

袭人,本是贾母身边的丫鬟,只因贾母疼爱宝玉,念她素日心地纯良,所以派了她去服侍宝玉;同时派给宝玉的,还有深得贾母喜爱的晴雯。

袭人深知,在贾母心里,晴雯比自己更有优势;但作为一个丫鬟,她也明白,这个处境,不是自己一下子能够改变的;所以她在当下,只能做好分内的事情,照顾好宝玉,但同时,袭人也一直在寻找对自己有利的机会。

终于,袭人等到了这个机会,但也因此,让她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贾宝玉,在宁府赏梅花时,曾在秦可卿屋里睡了一觉,并在那里做了一回春梦。后来宝玉惊吓醒来,服侍他的丫鬟,就是袭人。

袭人在整理宝玉的衣服时,发现了宝玉的秘密,也正是因为这个秘密,让她同宝玉做了云雨之事。

袭人同宝玉发生关系后,宝玉对她的态度果然变了,因此,她在宝玉的心中的地位,已经超过了晴雯;获得了宝玉心的袭人,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所以,她更加用心的服侍起宝玉来。

或许不是因为一个丫鬟的结局,让袭人看到了自己曾经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么袭人,也许真的会成为第二个她;而这个人,就是金钏儿。

在鸳鸯抗婚那一回里,鸳鸯曾经说过:

鸳鸯红了脸,向平儿冷笑道:“我只想咱们好,比如袭人、琥珀、素云、紫鹃、彩霞、玉钏、麝月、翠墨,跟了史姑娘去的翠缕,死了的可人和金钏,去了的茜雪,连上你我,这十来个人,从小儿什么话儿不说?什么事儿不做?

从这里我们似乎能看见,袭人和金钏的关系,是非常好的。

金钏儿,是王夫人屋里的丫鬟,但因为同宝玉调情,被王夫人听见,所以王夫人对她又打又骂:

”金钏儿睁开眼,将宝玉一推,笑道:“你忙什么?‘金簪儿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连这句俗语难道也不明白?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

宝玉笑道:“凭他怎么去罢,我只守着你。”

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一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们教坏了!”

随后,王夫人更是叫来了金钏儿的母亲,要撵她出去;虽然她苦苦哀求,并说自己服侍了主子十多年,但王夫人依然不为所动,将她赶出了贾府。

这一件事,或许袭人一开始并不知道;但没过几天,贾府里传出了金钏儿跳井自杀的事,袭人必然知道了。

得知金钏儿死去的消息,袭人不仅伤心难过,也很害怕,而她害怕的原因也不难理解。

试看,金钏儿为何被王夫人赶出贾府?是因为她勾引宝玉;而袭人,却同宝玉真正发生了关系;试想这一件事,如果被王夫人知道,她的处境能好吗?或许她会成为第二个金钏儿。

也许在那几天里,她想了无数的办法,也做了最坏的打算,直到宝玉因此事挨打,王夫人来宝玉屋里叫人回话,才让她看到了机会。说是机会,其实更像是一次博弈,一次试探;王夫人派人来要宝玉屋里的丫鬟前去回话,其实并没有要求谁去,但袭人听了,想了一会儿自己去了。这是为何?

这里面的原因,不难猜测,此时的袭人,已经想好了向王夫人进言的话了,而这一次机会,更是真正决定着她命运的关键时期,我们可以先来看看袭人对王夫人进言的话:

袭人道:“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叫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

王夫人听了,吃一大惊,忙拉了袭人的手,问道:“宝玉难道和谁作怪了不成?”袭人连忙回道:“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像大家子的体统。

袭人以宝玉的名誉为借口,向王夫人进言,其实有两个目的:

其一:是袭人对王夫人的试探:

试想,如果王夫人知道袭人同宝玉的事,听了她的这番话,会是怎样的结果呢?或许,袭人会立即成为第二个金钏儿,被王夫人回明贾母后赶出贾府。从王夫人的表现来看,她自然是不知道袭人同宝玉的是的。所以,袭人算是度过了危险期。

其二:是袭人揣摩王夫人内心的表现:

袭人,作为贾母的丫鬟,其实对王夫人说的这番话并不合适,这其中的巴结之意,显而易见。

袭人向进言王夫人的这番话,最高明的地方,就是提到了林黛玉;因为王夫人对林黛玉,是有很大的成见的;而林黛玉和贾宝玉,也正如袭人所说的,不像大家子的样子;她这话,算是抓住了王夫人的心。

所以,王夫人听了,深有所感,满口我的儿我的儿的叫,末了,还许诺袭人说,你只管好好的照顾宝玉,将来必定不会亏待你的。

因此,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不难发现,袭人之所以投靠王夫人,是因为金钏儿的悲剧让她感到了恐惧;而她向王夫人进言,其实不仅仅是为了投靠王夫人,也是袭人对自己命运的一次博弈,很显然,在这场博弈中,她是幸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