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somail.cn职场职场电视剧排行榜中产梦的:保守还是平庸
职场电视剧排行榜中产梦的:保守还是平庸
2022-09-20

显然,这样的结尾太过美好和浪漫,但可贵的是,《未生》敢于提出另一种可能,并且相信这种可能。

那么,杜拉拉与张格莱,究竟谁更契合职场新人的形象?

张格莱的确“成长”了。他勤学、肯学、好学,不差,加上他的两个直属金代理和吴科长又不吝传授经验,张格莱进步得很快,终于成为团队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公司也崭露头角。按照职场剧的类型模式,张格莱最后应该是在职场上扬眉吐气:或完成了某项其他人不可能完成的项目;或在某次重大危机中发挥关键作用,使公司转危为安;或受到同事与领导的一致赞赏,被提拔了

何为职场剧?顾名思义,职场剧是以当代现实职场为背景、反映职场生活的电视剧。几经发展,职场剧已成为一种相对成熟的类型,并且形成了几种相对固定的模式。最常见的一种,是以现实职场故事为背景,讲述刚入行的职场菜鸟是如何在职场的打磨和中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管理者,这类职场剧的内核是“成长”。其间也描述了大量职场经验,穿插各种职场技能,并分享了关于升迁加薪、职场潜规则、职业规划的种种知识。这方面,2010年备受关注的电视剧《杜拉拉升职记》就是相当典型的样本。

“中产梦”如此,是保守的一极,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还是守住本心、守住原则?

《未生》具备了职场剧的很多元素,它描述了张格莱、张百吉、韩锡律、安英怡四个新人进入韩国一家排名全国前五的贸易公司之后发生的一切。《未生》将“成长”的主题集中体现在张格莱身上。虽说杜拉拉是菜鸟,但她好歹是大学毕业生,并通过各种严格的筛选才得以进入大公司,可张格莱则连“菜鸟”都不够格。身边的职场新人都是从名牌大学毕业、熟练掌握几门外语,而张格莱高中都没毕业、也不懂什么外语,甚至上班第一天,他连复印机都不懂得使用;他之所以能进公司,不过是领导隔了几层关系、做了顺水人情介绍的。可想而知,张格莱的职场生活的起步是多么。但起点越低,整个“成长”过程就越具戏剧冲突和看点,在这一点上,《未生》确实下足功夫,无论是剧情还是细节都相当好看,是名副其实的精品剧。

一旦失业,中产阶层往往缺乏从事体力劳动的能力,又面临着房贷、车贷和供养家庭的压力,体面生活随之失去。吴科长失业后,还得负担着三个小孩,只能在不起眼的小餐馆送起外卖。好在吴科长还能乐观应对,但多数中产阶层一旦失业往往,日本导演黑泽清的《东京奏鸣曲》更真切地反映了这一切。可以说,中产阶层是“反脆弱”能力最低,最经不起风险打击的一群人。为了保住现有的社会文化地位,他们必须尽量避免任何冒险,阉割种种不合时宜的冲动,这便形成了他们“保守”的阶层特点:老实、勤恳、厚道、兢兢业业,同时又懦弱、平庸、循规蹈矩、忍气吞声、缺乏勇气。

从网友发表的对《未生》的评价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职场的艰辛、白领的不易、“中产梦”不止一步之遥,职场中虽然存在着杜拉拉,但更多的是张格莱叹息的背影。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在中实现“中产梦”?

不久前,一部名为《未生》的电视剧在网上引起热议。《未生》为2014年韩国收视冠军,并在韩国或民间举办的各类年度电视剧排行榜评选中高居榜首。《未生》在中国内地视频网站后,在豆瓣得到了韩剧有史以来的最高评分9.3分。这确实引人好奇,这部墙内开花、墙内墙外都香的电视剧究竟高明在哪?

保守与的可能

“中产梦”如此,是保守的一极,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还是守住本心、守住原则?《未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导演很地为吴科长与张格莱等人安排了一个的结尾,他们几个人合伙开了一个小小的贸易公司,并且做得风生水起。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似乎在昭告着:实现“中产梦”,也有不忘初心的方式。

保守并非贬义词,在的“中产梦”之上,这确实是最利己的选择。但事实是,为了在竞争中获得优势,保守也常常异化为唯领导是从、唯个人利益是从,异化为、利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犬儒与投机。无数的职场厚黑学作品,都是这样的价值观,而在职场现实中,它确实是更多人的选择。那么,对于《未生》中的张格莱与吴科长来说,保守是否也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未生》中,从职场新人张格莱到中层干部吴科长,始终处在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中,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通宵达旦赶项目也时有发生。即便如此,张格莱合同一到期,虽然领导层认为培养新人不容易,他还是被解雇了;吴科长为人耿直,工作能力出众,却因为工作风格不受欢迎,辞职。中产阶层引以为傲的知识和技能,杜拉拉们的正直、努力、奋斗,在的职场现实中,并不见得总是与回报相对应。尤其是吴科长的,更遗憾地说明了,与其说公司更注重你个人的努力、品德,毋宁说,公司更看重的是你为它创造了多少利益,无论获得利益的手段是干净的或是的。

反类型的职场剧

《未生》海报 (豆瓣/图)中产阶层是“反脆弱”能力最低,最经不起风险打击的一群人。为了保住现有的社会文化地位,他们必须尽量避免任何冒险,阉割种种不合时宜的冲动,这便形成了他们“保守”的阶层特点:老实、勤恳、厚道、兢兢业业,同时又懦弱、平庸、循规蹈矩、忍气吞声、缺乏勇气。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当问及中产阶层的第一印象时,甚少人会联想到斗志昂扬的追梦者形象,如电视剧《杜拉拉升职记》中的杜拉拉;也鲜有人会将其与新潮、时尚联系起来,比电影《杜拉拉升职记》中那个身着各种名牌的杜拉拉;人们更常讲到的一个词是“保守”,它近乎中产阶层的代名词。这或许与美国一系列反映中产阶层危机的影视作品的塑造和影响有关,但归根结底,中产阶层的保守属性有其深刻的现实根源。

近十年来,各种以“职场”为主题的小说、影视作品大量涌现,“杜拉拉”能从图书走出发展成一个价值数亿的庞大产业,其背景是以都市白领为主力的中产阶层的兴起。虽然目前学界对于“中产阶层”的定义并不统一,指标也不尽相同,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的中产阶层队伍正日益庞大。

作为一个草根,杜拉拉努力、勤恳、兢兢业业,她最终成功了;因为起点更低,张格莱面对比杜拉拉更多的挑战,付出更多,虽也得到同事与领导认可,可最终却被辞退了。如果说杜拉拉是为都市白领提供了一个有规律可循、仿佛触手可及的“中产梦”,张格莱最后遗憾的离开则是浇在“中产梦”上的一盆冷水。换言之,《杜拉拉升职记》等职场类型剧呈现的是都市白领“中产梦”的华丽一面,而《未生》映射的则是“中产梦”背后的。

“中产梦”的

有研究指出,以《杜拉拉升职记》为代表的职场类型剧的走红,根本就在于其击中了不少都市白领的“中产梦”:一无所有的开始,但凭借个人的努力和奋斗,一步一步成功,并最终过上财务、时间的有的生活。中产阶层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像杜拉拉那样起步月薪四千、住出租房、每天上下班挤地铁的新兴都市白领被划入中产阶层,但那些年薪数十万上百万、住高档小区、出行有名牌车的都市白领也是中产阶层;确切地说,都市白领的“中产梦”,就是从中产阶层的最末端上升到中上游的。《未生》同样是聚焦于都市白领这一群体,它在都市白领中引发的集体式共鸣,其背后又蕴含着怎样的信息?

中产阶层虽然无法匹敌上流阶层,不过它仍拥有比底层更多的资源,歆享更好的物质条件,生活也更为体面。中产阶层的这种“稳定”生活是由终身雇佣制所支撑,但是当前全球经济不景气,终身雇佣制面临诸多挑战;退一步说,即便是在经济前景良好的时候,中产阶层也得勤勤恳恳工作才能保住饭碗。在《未生》中,张格莱这样的合同工被解雇就是随时随地的事,即便是工作出众、身为中层领导的吴科长,其饭碗也不是稳固的。

在惯常的想象中,走红的韩剧一般是爱情偶像剧,或是那种动辄上百集的家庭剧,但《未生》与这两个类别都不搭边,它是一部正儿八经的职场剧。

《未生》没有选择保守,恰恰相反,它庸常,敢于向保守发起挑战。像吴科长,他的同期均早已升职,可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科长,其原因就在于他耿直的为人处世原则与那一套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职场升迁规律相,这条虽少有人走、但却正确的,是他主动选择的。在最后,如果不潜规则,他完全可以凭借机会得到升迁,可他还是选择坚守自己的底线。

《杜拉拉升职记》海报 (豆瓣/图)随着工业社会向后工业社会的转型,以及服务型经济的建立,大多数中产阶层不以出售劳动力为主,而是以知识、技能等人力资本为立身之本。知识成为第一生产力,专业和技术人员的人数不断扩大,中产阶层在职场中确立了优越和体面地位,并以此为傲。纵然如此,在充分竞争的市场体系中,人力资本并非不可取代。在庞大的资本生产链中,多数个体只是组织中不起眼的螺丝或切片,少了你,可以在市场上迅速找到取代的人。

杜拉拉便是如此,她从不起眼的销售助理升为独当一面的人力资源经理,收入从月薪四千涨到年薪二十七万。但《未生》却没有给出这样的。结果是:张格莱这一合同工,成绩有目共睹,但合同一到期,他还是被辞退了;张百吉被无赖的种种故意所困扰,为力;安英怡虽赢得组里同事的认可,可却深受马部长歧视如此的设定,《未生》显然是反类型的。